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投稿中心

美参议院340页调查报告还原汇丰洗钱案七宗罪

2012-07-19 15:25    来源:南方报业网

  美国参议院长达340页的报告,详数汇丰合规“七宗罪”,包括长期存在严重缺陷的反洗钱体系、高风险的分支机构、设法逃避OFAC调查、忽略恐怖主义联系、兑付大额可疑旅行支票、提供不记名股票账户服务和放任反洗钱问题恶化。

  除了汇丰银行在墨西哥、美国、中东等地的分支机构被卷入洗钱丑闻外,汇丰香港也未能幸免。

  汇丰的瘦身省钱大计深受冲击,洗钱风波不仅让其可能面临高达10亿美元的和解金,还“迫使”其将合规部门的全球支出增加一倍。

  美国东部时间7月17日,汇丰银行出席美国参议院常设调查附属委员会听证会,有参议员更指出应撤销汇丰美国的牌照。

  对于可能被撤牌照,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汇丰香港的发言人表示无可置评。

  听证会前夕,调查报告也终于浮出水面。除了汇丰银行在墨西哥、美国、中东等地的分支机构被卷入洗钱丑闻外,汇丰香港也未能幸免,涉及为与恐怖组织有关的拉吉哈银行(Al Rajhi Bank)提供服务和对苏丹付款。

  “我们承认过去一度未能符合监管机构和客户期望的标准。汇丰为此致歉、承认错失,为我们的行为负责,会全力承担,纠正错失。”在这份长达340页的报告面前,汇丰银行坦言过失。

  合规部门一再妥协

  汇丰银行与拉吉哈银行渊源已久。在美国,汇丰银行为拉吉哈银行提供的一项核心服务,是通过现钞部门提供大量美元纸钞,主要由汇丰美国在伦敦的分支负责运输。内部记录显示,这项业务已经至少有25年历史。同时,汇丰美国还为拉吉哈贸易(Al Rajhi Trading Establishment,沙特阿拉伯从事外汇业务的机构,为拉吉哈家族持有)提供服务。

  2004年,“911”调查委员会的报告披露,拉吉哈银行及其中多位高层涉及恐怖组织融资活动。2005年1月,汇丰集团合规部门决定切断与拉吉哈银行多年的业务往来,但并未彻底切断。

  汇丰内部邮件显示,合规部门的这一决定遭到汇丰中东的反对,邮件并未解释汇丰中东为何反对,但结果是该分支得以继续与拉吉哈银行开展业务。合规部门的决定在内部宣布后不到两个月,与拉吉哈银行“一刀两断”的范围进一步缩窄。

  “对我们来说,生意依旧。”2005年2月,汇丰美国全球外汇部门主管Paul Plesser向现钞部门同事咨询是否可以与拉吉哈贸易进行外汇交易时,一位交易员这样回复。3月,Paul收到汇丰美国反洗钱合规主管Ms.Pesce的邮件,“集团对拉吉哈银行和拉吉哈贸易做了评估,认为二者是相互独立的,可以继续与后者进行交易。”

  四个月后,集团合规部门做出更大幅度的让步——宣布汇丰集团各分支可以与拉吉哈银行恢复业务往来,只隐晦建议汇丰美国不要恢复。接下来的一年多,汇丰美国、中东、伦敦的高层“齐心协力”,到2006年12月,拉吉哈银行在汇丰美国的现钞账户正式重建。

  此后的四年里,拉吉哈银行从汇丰美国买入近10亿美元,仅卖出不到1000万美元。尽管在此期间,有关拉吉哈银行的负面消息不断,但不论汇丰集团还是汇丰美国均未对此做出反应。相反,2009年,汇丰美国授权其在香港的分支为拉吉哈银行开立账户,每月为其提供额外价值460万美元的非美元货币现钞,包括泰铢、印度卢比和港币。

  “掉头交易”玄机

  不仅是合规部门一再让步,汇丰集团的内部通知显示出该行是如何充分利用规则漏洞进行交易的。

  2005年,汇丰集团的一份内部通知指出,禁止进行任何违反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规定的美元交易,但允许职员以掉头式交易(U-turn transactions)进行直接拨付(cover payment)。

  根据OFAC的规定,美国企业及个人禁止与其制约条款名单上所列的国家、实体或个人进行商业活动,苏丹就是其中一个国家。然而,调查发现,2005-2008年间,汇丰美国处理了大量与苏丹相关的美元交易,而当时,汇丰集团的上述通知已经生效,这类交易本应减少。

  违规交易为何能够一再闯关成功?

  关键就落在“直接拨付”四个字上。这种电汇方式的透明度更低,汇款行直接发送披露详情的汇款报文(MT103)给受益行,同时向代理行/自身账户行发送一个MT202报文,只指示划拨,不提供详情。也就是说,受理 MT 202 报文的账户行不会收到关于下单客户和受益客户的任何信息。

  调查显示,一年内7次总计金额超过110万美元的电汇中,汇丰美国收到的文件中均未提到“苏丹”这个敏感词,使得这些电汇交易成功避过汇丰美国的内部审查。在这7笔汇款中,2007年1-11月进行的5笔汇款,总计超过9.4万美元,其收款方正是一家苏丹公司,但仍被汇丰美国通过直通处理(STP)的方式处理。“没有受益方地址,也没提到苏丹。”汇丰美国如此解释。

  到2008年8月,汇丰美国拦截了超过320万美元与苏丹相关的付款请求,均来自汇丰集团的其他分支,其中有30万美元的付款请求由汇丰香港发出。

  反洗钱标准不一

  “汇丰美国的主要作用是为非美国籍客户提供平台,并以此为卖点吸引更多非美国籍客户。”报告指出,汇丰银行在其他国家或地区的分支不仅缺乏有效反洗钱体系,在汇丰美国与其发生业务往来时,集团内部还默认其他分支的反洗钱措施已经达标,汇丰美国并不对其他分支进行尽职调查。

  这一长久存在的漏洞,让汇丰墨西哥几乎成为毒品走私的帮凶。

  报告显示,2007年到2008年,汇丰墨西哥是向汇丰美国出口美元的唯一也是最大的“出口商”,两年时间里共出口70亿美元。墨西哥和美国政府多次表示担忧,认为如此巨额的美元出口极可能涉及非法毒品走私行为。由于毒贩不能直接在美国的银行大量存入现金,政府担心这些毒贩将美元从美国运到墨西哥,存入墨西哥的银行,再利用这些银行将现金注入美国的金融体系中。

  毒贩Casa de Cambio Puebla曾是汇丰墨西哥的“大客户”之一。2004年,Puebla在汇丰美国开立现钞账户,卖出美元数量从2005年2月的1800万美元飙升到2007年3月的1.13亿美元。尽管反洗钱监控已经亮起红灯,但汇丰美国的职员却帮助Puebla想出各种理由。

  “由于汇丰的优质服务,例如现钞流转效率提升,改善了客户的现金流,使其能够逐步扩大生意规模。”2005年11月至2006年2月,Puebla的美元交易量激增300万美元时,一位银行家如此解释。

  此外,汇丰墨西哥还在开曼群岛设有虚拟分支。2008年该分支管理的客户资产最高曾达到21亿美元,而其中,约15%的账户根本没有客户资料,也就是说汇丰墨西哥根本不知道这些账户的所有人是谁。剩下的账户,用汇丰墨西哥一个合规负责人的话来说,是被“有组织的犯罪”所利用。

  洗钱七宗罪

  这份长达340页的报告,详细历数了汇丰银行在合规方面的七项不足,包括长期存在严重缺陷的反洗钱体系、高风险的分支机构、设法逃避OFAC调查、忽略恐怖主义联系、兑付大额可疑旅行支票、提供不记名股票账户服务和放任反洗钱问题恶化。

  除了苏丹,多年来,汇丰在其他国家或地区的分支通过其在汇丰美国的通知行账户进行与伊朗有关的交易,通过在支付指示中删除与伊朗有关的信息或者将汇款伪装成银行间转账交易来隐藏“伊朗”这个敏感词。

  汇丰美国的外部审计师发现,从2001年至2007年,超过2.8万宗未披露的交易属于OFAC规定的敏感交易,通过汇丰美国累计转账197亿美元,近2.5万宗交易涉及伊朗。此外,复核发现,其中有2600宗(79宗涉及伊朗)、涉及资产总值超过3.67亿美元的交易需要进一步分析,以确定是否已经触犯美国法律。

  在不足4年时间里,汇丰美国为一家日本区域性银行——富山县北陆银行(Hokuriku Bank)兑付超过2.9亿美元的大额美元旅行支票,尽管有关证据显示这家银行涉及可疑活动。2008年,在货币监理署(OCC)的压力下,汇丰美国停止兑付旅行支票的服务,但仍与该银行保持业务往来,直到2012年,参议院质询该账户时,汇丰美国才最终将其关闭。报告认为,旅行支票常被恐怖分子、毒贩和其他犯罪分子利用,缺乏有效反洗钱措施的汇丰分支很可能是在为这些犯罪分子提供帮助。

总编辑:涂普健   副总编辑:贺宝胜   编辑: 郑江黎   2012-07-19 15:25  【关闭本页
网友留言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Copyright ©2000-2011 CQJJ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江津区融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ICP备11001935号-1 法律顾问:吴嘉斌 冯安业(重庆市循源律师事务所)
地址:重庆江津区东部新城江岸东城中央4幢1-8-10 邮编:402260 广告招商:023-47588100 传真:023-47588100